譙陽堂《諶氏宗譜·原序》》
作者:-

譙陽堂《諶氏宗譜 · 原序一

【本篇前言】 譙陽堂版之《諶氏宗·原序共有九篇。为了适应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,改为横排,添加标点符号和分段,并在王朝年号、干支纪年的后面,加括号标明公元纪年。以下是《原序一》全文照录。

原序一

【注:该序缺第一頁。】

 詔遷陂南紅曲嶺及吾曾祖 鵬公始徙磨倪墩第念我始祖秀三公傳至我祖 伯朝公五世三丁縱無譜紀無害也。今日者,四分合計,奚啻十倍於前,再傳數代,人愈蕃而代愈遠,及今不紀,宗族混矣。兹幸年豐嵗稔,族睦人和,特集四分,草創斯稿,流示後人。自吾輩始,揀立二十字曰:繼上道其開,允守承有才;文章宗先達,善必大昌來。惟願後之子孫,照派命名,世守勿替,是餘之深願也。至異日,建宗祠,施梨棗,昌大其族,永傳不朽,则之斯藳亦足為權輿云。

謹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七世孫 繼元同眾共撰

諶鸿轩老先生在落款处批注:萬曆1579

谌鸿軒老先生珍藏族譜及研究成果选录 十六

譙陽堂《諶氏宗譜 · 原序二

【本篇前言】 譙陽堂版之《諶氏宗·原序共有九篇。为了适应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,改为横排,添加标点符号和分段,并在王朝年号、干支纪年的后面,加括号标明公元纪年。以下是《原序二》全文照录。

原序二 

蓋聞國之有史,所以紀一代之事績;家之有譜,所以紀一族之源流。是家譜與國史並重也。嘗考吾諶姓,原大節公苗裔。其在漢也有若 文疊之孝,仕終荊州刺史,卒贈漢昌侯,至今廟祀於鄉。其在唐也有若 端甫公之忠,勤王洪都,刺封毅穆公,亦享廟食焉。其在宋也有若古貌古心、窮經博古、文宗斑馬、詩宗杜黃之 佑公。厥後名賢輩出,炳炳烺烺,罄竹難書,茲不具論。第念我祖 秀三公于明(1368-1644)初時,同秀一、秀二、遠量三公,卜居於陂,迄今已三百餘年矣。始居於紅曲嶺,至四世 鵬祖乃遷磨倪墩,傳五世,而丁僅三。此外,三分或四、或八,其盛者亦不過二十餘人焉,冀未修譜也,故無足異。暨我祖元阜公時,族滋大矣,無譜懼混宗也。爰於順治十八年歲在辛丑(1661年),約四分伯叔兄弟,創為譜稿。今又三十餘年矣。生齒浩繁,有遠適異地者、有冒入他姓者,不為續之。不獨子孫叔侄紊淆莫辯。即我祖 元阜公約族創稿之深心不幾湮乎,乃公舉吾兄稽道(注:九世孫讓道的哥哥稽道),公董其成,補其闕,增其世系,是吾族之譜,又煥然一新矣。至於剞劂之付,修飾潤色,以俟後之賢達者,讓未遑也。

謹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九世孫 讓道 西長氏 敬撰

谌鸿軒老先生珍藏族譜及研究成果选录 十七

譙陽堂《諶氏宗譜 · 原序三

【本篇前言】 譙陽堂版之《諶氏宗·原序共有九篇。为了适应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,改为横排,添加标点符号和分段,并在王朝年号、干支纪年的后面,加括号标明公元纪年。以下是《原序三》全文照录。

原序三 

上以敬宗,下以收族者,仁人孝子之所為也。夫祖宗以一人之身,分為千萬人之身,世遠年湮,欲共此,千萬人之心,上祀一人,舍祠譜奚屬乎?有祠宇,則祖宗之靈爽,得所憑式;有族譜,則子孫之疏遠,可以聯絡。自古迄今,莫不皆然,豈第吾諶氏哉。

始祖由瑞州之崇本鄉鳳山而托蹟西陵,忠厚以綿世澤,耕讀而傳家業。始則聚族於邑南之紅曲嶺,繼則分處不一其地,父載陽同諸父等,見戶大族繁,渙無統紀,乃於康熙戊寅(1698)依伯曾祖 元阜公,手創譜藳,重加編輯,亦庶獲收族之意矣。至祠宇之建,有餘於心,而不足於力,以俟後人,固無異也。

今又二十餘年矣,四分子孫,愈見昌熾,趾連踵接者,父輩兄輩,長幼固以序相稱,而星羅棋佈者,不識不知,尊卑難以分,相連前此之渙散,不又見於今日乎?幸堂弟其鳳,叨祖宗之靈,發軔宮牆,閤族畢集,而一二同志之士,欲取舊稿而新之,且懼董成之無人也,乃公立戶首,堂兄疇濟掌其事,蓋以兄之為人公平正直,故闔族委之若文者負質,椎魯屢試,輒蹶潦倒場屋者。數十年,詎敢曰祖宗之老,吾材以修家乘哉。第以人居星散,及今不錄,同宗不啻秦越矣。後之人,縱技挾三長,又烏從徵文考獻乎,此文之志也。闔族聞之,曰諾。乃屬作文序之。

十世孫質菴氏其文謹撰

谌鸿軒老先生珍藏族譜及研究成果选录 十八

譙陽堂《諶氏宗譜 · 原序四

【本篇前言】 譙陽堂版之《諶氏宗·原序共有九篇。为了适应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,改为横排,添加标点符号和分段,并在王朝年号、干支纪年的后面,加括号标明公元纪年。以下是《原序四》全文照录。

原序四

物本乎天,人本乎祖。故不識其先,貽羞列國;能言其祖,見美春秋。古之為國家者,大宗小宗之法,所由立也。後世宗法廢,而譜牒興,以崇天彜,以正倫紀,以厚風俗,喜相慶,哀相弔,蠟社相飲,貧窮患難相恤,胥於此係之譜不綦重乎,苟廢墜弗修將有一本若天淵者矣,同宗若秦越者矣,甚有妄委其先世而冒他人之戶貫,以賣亂其本宗者矣,不孝孰大焉。

粵稽吾族自 大節公肇出堯裔,負爕理陰陽之才,抱匡王庇民之略,食采洛陽,賜姓氏諶,為天下諸諶始祖。越四傳,至思用公由洛陽而徙浙江之金華府。又十六傳,至夀公,軍於北隋州,任安邊總兵官,子郢,襲父職。郢生佺,複由金華徙玉山草萍鄉,隸江西廣信府。其元孫嗣邱公,始由廣信而徙南昌卜居黃河陂,苗裔蔓延,地以姓傳,至今猶稱為上諶市。其子重,亦曰仲,文疊,疊仙,生東漢和帝永元十三年(公元101年)。舉孝廉,歷任荊州刺史,卒贈漢昌侯,立祠上諶詔賢里。唐時杜牧之為之記。女一嬰,即許真人。母封諶姆夫人。子二,長銘,次欽。欽官左僕射。銘生升;升生禮,秀登,澹菴,舉孝廉,登進士,任京簿佐,陞倉部郎中,仕終禮部尚書,撰書儀十二卷行世。妣吳氏封和國夫人。又十四傳,至端甫公,丁唐之季,為義兵總,與黃巢戰于洪都(公元879年),以劍指水,水為逆流,巢兵敗績,聲聞於朝,刺封毅穆公。後因遊獵至瑞州,愛鳳山形勢,遂家焉,卒晉(注:这里指後晉 公元936-946年间)封端公王,與夫人廟食興旺堂。又八世,而為可宏公,生子三,長祥伯樂全;次瑞伯隆全;幼瑛伯應全。三支鼎峙,其人煙或數千或數百計。

此皆表表江右者,有元之末兵亂楚黃(1351-1367),人民離散。明洪武二年歲在己酉(1369),應詔而移陂邑者,曰 秀一,黃滸舖支祖也;曰 秀二,江河口支祖也;曰 秀三,磨倪墩支祖也;曰 逺量,瓦屑崗支祖也。其即老譜所載。是則、是端、是珪、其實四公,歟何彼此互異名派各殊也?然以所遷之祖爲祖,即不同亦何害。第念占籍以來,人稠代更,我先祖懼支派混淆,兩經約集,纂輯譜稿,俾四分子孫,聯絡一體,究其始僅上自支祖,而支祖所自出則缺焉,非故略也,文獻無徵,亦付之搔首欷歔而已。嘗念及此,每欲擬窮河源於星宿而自愧未能也。

忽乾隆己未(1739)有孝廉一品 經士者,敦本人也因尚京會試,旅次驛草店時,予堂侄 開清,適邂逅遇之,詢其姓,同與談敘先代邑,然駭曰:“若與我同出 啓文公也!”去京未第,返抵館,索閱譜藳,見其僅載遷陂以來四分昭穆,而江右之源流未悉,盤桓數月歸。甲子(1744)春品有事詣漢,竟負大成宗譜來館授再三熟覽,恍如夢者,覺醉者,醒而溯源之思,一朝頓慰,爰與 疇濟兄等,什襲藏之,以俟異日之賢達者,付諸剞劂焉,此亦修譜之橐蘥也,因臚列而為之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世孫 翿六龍溪氏 其鳳 序於篤志書齋

谌鸿軒老先生珍藏族譜及研究成果选录 十九

譙陽堂《諶氏宗譜 · 原序五

【本篇前言】 譙陽堂版之《諶氏宗·原序共有九篇。为了适应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,改为横排,添加标点符号和分段,并在王朝年号、干支纪年的后面,加括号标明公元纪年。以下是《原序五》全文照录。

原序五

嘗思水必有源,清其源則流塞,其源則壅。子孫之於祖宗,猶水之有源也。譜之作也,其清源流之意乎,然必得其人,而後源始可清,流乃不滯焉。

昔吾諶氏之在江右也,其譜肇自唐時(618-896)。干援公爲南雄郡博,謝官歸,念祖不忘,創為譜稿。厥後宋、元、明時代,有纂輯。及乾隆壬戌(1742),五里孝廉一品公,重修之譜,乃大成焉。然皆各宗其宗,源雖一,而流則分。

有明洪武二年(1369),四祖應詔遷來,占籍邑南紅曲嶺。我祖 逺量公傳至四世,卜居黃滸舖之瓦屑崗,椒實蕃衍以故。順治辛丑(1661)及康熙戊寅(1698),長二、三房,兩經補續,意在各清各分,不致溷殽也。

本年春,有三分 十一世孫名開象四齋者,同堂侄孫守魁,及一分十三世孫守哲,擕稿搜尋,自七畈允馨家歸反抵舍,以此事詢,且徵譜焉。聞之,不勝欣然曰:“此義舉也”。吾陂之自江右來者,不知凡幾,路阻關山,而能溯其祖宗流源,唯吾族以有譜牒也。苟無譜,則後之子孫焉知吾祖之發源洛陽、派衍浙江、遷於豫章、而復系傳楚北之西陵也乎。所謂得其人而源始可清流乃不滯者,其四齋之謂矣,因搦管而識吾,分之顛末,詳載諸譜,以見數典不忘云爾。

十世孫 其昭 謹撰

谌鸿軒老先生珍藏族譜及研究成果选录 二十

譙陽堂《諶氏宗譜 · 原序六

【本篇前言】 譙陽堂版之《諶氏宗·原序共有九篇。为了适应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,改为横排,添加标点符号和分段,并在王朝年号、干支纪年的后面,加括号标明公元纪年。以下是《原序六》全文照录。

原序六

上古未有姓也。《索隠》載:皇帝子二十五人賜姓者十四,姓之始也,未有譜也。

昔周(前841共和始,至476)小史,定繫世、辨昭穆,故有《世本》。從《世本》列諸侯世及,謂之“周譜”。司馬遷作古今世表,因之而譜斯傳焉。

然姓爲百世不易之名,而氏則有時而易。此近世不宗之説,所由仿也。竊怪世之譜族者,往往摭拾荒逺無稽之説,扳授假合,以鳴淵博,如郭崇韜(?-926)之強附汾陽張道濟之通譜,九齡(678-740)實足遺譏耳。

吾諶本無二姓,而且籍原江右。觀孝廉一品送來宗譜,所載“是則、是端、是珪、是實四公俱徙陂邑”,與我四分始祖“秀一、秀二、秀三、逺量”,名諱各殊,其源流不儼然若合符節乎?及披堂兄 四齋所訂四祖,別為四分,各祖其祖,各宗其宗,自高曾以至元遠,聯絡一體,渙者萃而淆者清,知者詳之,疑者闕之,遺漏者補輯之。遠宗江右不略於江右,近紀陂祖必詳於陂祖。輯成無不稱善夫!

乃知族譜爲家之大寳,修譜爲家之急務,向令一品非篤宗之人,則江右之源流莫克洞悉也。四齋兄不發奮編輯、考獻徵文,則十餘代之昭穆烏能展卷了然也。後之子孫,縱聯登甲第,其能免夫荒謬之誵乎。故序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一世孫 位侯開第敬序

【谌鸿轩老先生在落款处批注:1765

谌鸿軒老先生珍藏族譜及研究成果选录 二十一

譙陽堂《諶氏宗譜 · 原序七

【本篇前言】 譙陽堂版之《諶氏宗·原序共有九篇。为了适应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,改为横排,添加标点符号和分段,并在王朝年号、干支纪年的后面,加括号标明公元纪年。以下是《原序七》全文照录。

原序七

世未有同宗而不祖其祖者,亦未有別宗而妄祖其祖者。彼王授汾陽崇韜,附會公封許國,九齡攀援是說也。聞之熟矣。

然不溯其源,罔識初生之瓜瓞;不別其系,焉知實大之椒蕃。

前明洪武己酉(1369)歲我祖秀一、秀二、秀三、逺量四祖,應詔同遷西陵,占籍邑南紅嶺,迄今四百餘年矣。

乾隆乙酉(1765),開象四齋者,吾三分族叔祖也伯父翿六公,補輯大成宗譜沿流泝源,曾承遺囑,遂毅然以纂修家乘爲領袖,竊冀慫恿各房,贊勷此舉不料儼同道趾B室,一木難榰。因順治辛丑(1661)年紉於前,康熙戊寅(1698)年續於後,逐戶搜羅,徵文考獻,依原藳而纂輯之。分為四卷,顏其名曰“水·源·木·本”,事告蕆。公諸通族,嚴君覽而重之令。抄錄成帙。再三繙閱,其近著陂南,逺溯吳西,唐時有端公之封,漢時有昌侯之贈,其間文韜武略、制治保邦者,幾難悉數,等而尚之,要以食采洛陽、刺封譙陽郡公爲最著。

因嘆我諶氏,不祧之遠祖與別子之始祖,其淵源皆一轍也。以視不附梁公之樞密,數典忘祖之籍,談我知其儗於不倫也。

至於編輯之詳,各序縷陳,已盡何俟。多贅及,不揣檮昧,弁言簡端,特以明四齋公之苦心耳。異日者,付諸棗梨,永傳不朽,是公之志也,繄之望也,亦續輯者之權輿也。 

此外何序焉。

十三世孫之玉氏 守哲 敬撰

谌鸿軒老先生珍藏族譜及研究成果选录 二十二

譙陽堂《諶氏宗譜 · 原序八

【本篇前言】 譙陽堂版之《諶氏宗·原序共有九篇。为了适应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,改为横排,添加标点符号和分段,并在王朝年号、干支纪年的后面,加括号标明公元纪年。以下是《原序八》全文照录。

原序八

間稽守素李氏(李守素)之著《肉譜》,而知姓氏之學由來逺矣;讀明允蘇氏蘇洵之作《譜説》,而知族譜之功大矣。

胡世人均知有姓,蔑由考姓所自出均知有譜莫克知譜所由重豈盡罔念厥祖哉良以利之,一字深入人心,遂致厚於己身,而薄於祖宗也。每心焉傷之。

吾族自江西由瑞州之崇本鄉鳳山徙陂南紅曲嶺者,代有聞人。獨我祖秀二公傳至四世而遷江河口,地勢卑下,恒受水患,非不耕也,而難實倉廩;非不讀也,而鮮登仕版。爲子孫者,僅知恭敬。桑梓問舍求田,正所謂生斯長斯、聚族於斯也。但自紉稿而後,兩經補續,而吾分之譜,猶然未經錄,何闕陷若斯之甚歟。因與堂祖開誨商議,將本支之親疏昭穆,彚纂成書,以俟閤族修舉時,付諸剞劂,顧不善與。房眾悉,首肯曰諾。議未旬日,而三分之族祖四齋、族叔允嶽、族兄守魁等,擕譜稿詣誨家而徵譜合一焉。是則祖宗之靈而子孫所甚願也。今日者,譜已告蕆,均有序述,而謂能默然已乎。

是為序。

十三世孫 守敬薰沐 敬撰

谌鸿軒老先生珍藏族譜及研究成果选录 二十三

譙陽堂《諶氏宗譜 · 原序九

【本篇前言】 譙陽堂版之《諶氏宗·原序共有九篇。为了适应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,改为横排,添加标点符号和分段,并在王朝年号、干支纪年的后面,加括号标明公元纪年。以下是《原序九》全文照录。

原序九

聞之作史有三長,曰才、曰學、曰識。以故廿一史,自司馬(司馬光1019-1086)、歐陽(歐陽修1007-1072)外,皆不能無遺議焉。而譜家乘者,亦類是。

蓋祖宗所自出,子孫所由分,賴譜傳之。苟非其人而妄操筆墨,其不致誚同穢史者有幾憶。

吾族占籍之初,潛心經史,以希上達者,代不乏人。然皆未名登仕版,僅以耕讀,世其家其秀者,補弟子員而已。逮傳至我祖 唐溪公 家號素封,生子三:應科公、應舉公、應祥公,始登縉紳。其時豈不知約族紝譜,以垂久遠,特以人煙稀少,即無譜亦何害。逮七傳至予高祖 元阜時,人煙日增,居處星散,不特黃滸舖、江河口及瓦屑崗三支之椒實蕃衍,即我分之,輕去其鄉,而遠適異國者,亦紛莫可紀,苟無譜以聯不幾,一祖所傳相視若途人乎。

此順治辛1661),我祖之集四分族祖,輔吾君懷、洪宇、耀宇公等,造為譜稿,意在斯乎。至康熙戊寅(1698年),我祖 經儒公,複同伯祖又康、非下二公,及三分之汝良、式金、五典諸公,重修四分,備載無遺。然皆字簡文省,泛無統紀,欲以傳信,反滋疑耳。

洎乾隆甲子(1744),先伯父 其鳳公,因得江右大成宗譜,偕諸伯叔兄弟,補輯前代源流,非侈陳也,不忘本也。伯父在時,曾以此事屬曰:“吾族雖舊有譜稿,已多歷年,所不但因陋就簡,無義例之可尋,然已字蝕文魚矣,弗爲修之,不將廢墜乎!”盍倣江右譜而重訂之,惟命是從。每於功課暇問難質疑。乙酉(1765)春,書始成帙,分為四卷,顏其名曰“水·源·木·本”。質諸通族,無異詞焉。今又三十年矣。而此譜究屬繕本也。

乙酉(1765)春祭後,捐資備席荷葉廟,約族付梓,緣登瀛姪首重修祠,一言而止。

歲辛亥(1791),我分支祠已建。其餘三分支祠,現已醵資購料,可立就

倘再延數載,安見齒危發禿之軀,不將衰朽入墓哉!不揆冒昧,力為搜羅,挨戶尋查,不辭寒燠,自壬子1732至甲子1744越十三年,而書始成,仍以《水·源·木·本》為名,特擴其卷數耳。倘有以才侔襪線學為涉獵,識擬管蠹譏者,諢o所逃罪。

十一世裔孫 秉元氏 四齋 開象 序於篤志堂西軒

【敦丰注:此序亦无落款年日。由于“乙酉(1765)春,書始成帙”,“今又三十年矣”,因此,此《序》当書於乾隆六十年乙卯1795年

【敦丰注:秉元公“安見齒危發禿之軀,不將衰朽入墓”,却依然“不辭寒燠,……越十三年,而書始成。他老人家潜心修譜,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!

谌鸿軒老先生珍藏族譜及研究成果选录 二十四

景福《諶氏家乘·浹溪諶氏重修譜序》

前言】 一九八九年(己巳年),江西板湖、长湖、浹溪三团諶氏,联合续修族谱,工程浩大,收获甚丰,编辑出版了景福堂版《諶氏家乘》。浹溪諶氏重修譜序是《諶氏家乘》中的首篇。现全文照录如下:

吾族自漢和帝時文疊公卜居上諶,傳至十七世彥才公由上諶徙遷浹溪。

彥才公生大綱。大綱公生二子:長曰晏翁、次曰晟翁。晟翁十九世遷徙廣陽橋。晏翁生二子:長曰日昌公、次曰日康公。

自二十一世族門人丁旺發,家殷風雅,賢達名士輩出,仕宦廉潔秉公,合族堪稱書香門第曾在二十三世明時嘉靖(1522-1565)年間試舉,曾獲五子登科光榮門第,聖諭贈“竭忠督勤”匾額;又獲聖贈“九宵丹鳳百里花封”匾額。

浹溪自二十一世後裔發旺成為諶氏望族,子孫藩昌。有的遷往廣陽橋,有的遷往山東,有的散居西堡。

我諶氏後裔,農者勤於耕,工者勤於藝,仕者勤於政。值此續修譜時,爲激勵我族後裔奮發向前,以昭穆祖先,光耀門第,以此序銘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九八九仲冬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十六世孫 健模撰

 
上传时间:2010-02-03 19:50:22   【浏览:】 【评论:】  【关闭

网友评论列表: 发表评论

评论者: *
内 容: *
验证码:   *
谌族网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